专访星火许昕:再见Front Running ,用隐私交易安全穿行于黑暗森林

默默无闻的mempool(内存池、交易池)在这个DeFi崛起的夏天C位出道了,人们称其为「黑暗森林」。

受访者:星火矿池CEO 许昕

采访与撰文:李画

智子微笑着摇摇头,像对一个孩子解释她的幼稚:“整个宇宙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们在黑暗森林中就是一只栓在树顶上的小鸟,被聚光灯照亮,打击可能来自任何方向。” ——《三体·死神永生》

默默无闻的mempool(内存池、交易池)在这个DeFi崛起的夏天C位出道了,人们称其为「黑暗森林」。

黑暗森林的危险并不在于黑暗,而在于你没有在这个森林中潜行,mempool 的危险也是如此。但不同于在宇宙中,文明可以竭力不让脚步发出声音;在mempool 里,没有交易可以隐藏自己。

Mempool 本身就像灯光球场一样明亮,所有在这里排队等待进入下一区块的交易都是拴在树顶上的小鸟。

哪怕你的交易是两种稳定币的兑换,也有可能被抢跑;即便你的交易只是买1个ETH 的土狗,也有可能被抢跑。任何一笔交易不被抢跑的唯一原因,只不过是这笔交易不值得被抢跑。

我从「拯救Lien 960万美元行动」中知道了星火矿池的太极网络(Taichi)项目,它似乎能提供一种隐私交易服务,把交易隐藏起来,从而使交易难以被抢跑。因此在这项服务正式上线后,我采访了星火矿池的CEO 许昕,他同时也是太极网络的主要负责人,请他回答与隐私交易服务相关的问题。

这次采访还带出了一个额外的概念叫「交易网络」,如果DeFi 真正的发展壮大,交易网络可能成为区块链领域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基础设施,因此在你阅读本文时,可以把它也作为一个关键词给予关注。

01 隐私交易服务

问:为什么太极网络的隐私交易服务可以隐藏交易?

许昕:交易是在公开的P2P 网络上传播的,交易网络也可以看做另一层P2P 网络。从根本上讲,矿池作为交易的打包方,想知道这个交易也是从P2P 网络中获取的,那么交易发送方就不得不把自己的交易公开到P2P 网络中。

众所周知区块链时间不是线状的,它是点状的,每个区块都是一个独立的时间点。这就存在一个间隔的问题:

当交易发送方的交易发出以后,该交易并不会在第一时间就被确认;从该交易被公布在P2P 网络中直到被打包进一个区块,中间有一个时间间隔,这个间隔就为front running 提供了可能性。

太极的解决方案比较简单,其核心思路就是简化整个P2P 网络,交易从发送方直接传输到矿池

当交易发送方直接把交易发送到星火矿池后,交易会进入矿池的交易队列,这个队列是不对外广播的。因此在公开网络中是见不到这个交易的,也就不存在第三方发现该笔交易存在套利空间后,发出更高额的交易费抢跑该笔交易的可能性。

这一解决方案的唯一问题就是矿池有可能抢跑交易,矿池是唯一知道这笔交易的。但是这样好就好在如果一笔交易真的被抢跑,那理论上犯罪嫌疑人只有矿池。

问:隐私交易服务如何收费?

许昕:还没考虑过收费的问题,目前不收费。因为现在还没确定它会变得怎么样,还是先别商业化,商业化容易把这东西搞得畸形。

像太极这样的项目都是实验性和科研性的,因为如果没有人走出这第一步,很多问题就见不到,我们先过去看看而已,并不是说为了赚钱做这个事。

问:隐私交易是在某个交易池里单独排队和出块吗?

许昕:不是的。隐私交易还是通向mempool 的,它们并没有被单独分开,隐私交易并不是被放入特定的区块里。

你可以理解为隐私交易是我们mempool 的一个补充。这些交易只存在矿池的交易池里,但对于矿池来说它们还是一笔普通的交易,当矿池进行最后的交易排序时,用的是统一的规则,并不存在隐私交易可以插队的情况。

(编者注:可以理解为隐私交易在一个外人不可见的池子中等待,普通交易在mempool 中等待,但打包时是把这两个池子的交易合在一起按一个规则排序的;隐私交易只需要给正常的gas 费。)

02 实现隐私交易服务的基础设施

问:你们是在什么契机下想要去做隐私交易服务的?

许昕:太极本身是一个历史比较悠久的项目,我们从2018 年年底就开始规划了。那时开发这个项目的目的比较简单,就是为了收集更多的交易,因为这是矿池应该做的事情。

问:为什么要「收集更多的交易」?

许昕:矿池本身是交易的打包者,它收集并选取高价值的交易进行打包。

为了提升矿池的效率,目标就是打包更多高价值的交易。有两个方面去实现这个目标,一个方面是选取的方法,比方你在1000 笔中怎么样选到最高价值的200 笔;第二个方面是要扩展你这1000 笔的池子,交易池越大,捕获高价值交易的几率越高。

所以那个时候做太极网络本身是为了提高矿池的效率,就是说怎么样通过一套中心化的网络去收集更多的P2P 网络中的交易。我们的基本逻辑就是建立一套节点网络,连接到更多的节点,让交易可以被矿池直接收集到,减少交易在P2P 网络中的跳跃

问:你前边提到交易网络,可以认为太极节点网络就是一个交易网络,其目标是比普通P2P 网络更快地把交易提交给出块节点吗?

许昕:是的,如果把普通的P2P 网络理解为连接各个城市的公路,那么太极则更类似于连接主干城市的高速公路。如果想从一个城市(节点)开车到达另一个城市(节点),选择高速公路(太极节点网络)会比一般城镇道路(普通P2P 网络)快很多。

以前在区块链中关注交易网络的人比较少,因为并没有抢跑这个概念,大家都是各发各的交易,交易之间也不存在竞争。现在有了DeFi 之后,就存在一个交易先后的问题。

问:是怎么想到把隐私交易服务加进太极的?

许昕:记得我当时和DeFi 从业者们交流了一下,感觉抢跑这个问题是值得探究一下的。我思考了一下解决方案,觉得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矿池这边直接不把交易公开,就没有人会抢跑。当交易被公开的那一刻已经上链了,抢跑的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问:你怎么看隐私交易服务的重要性?

许昕:我觉得它是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尽量的把它公开,让更多的人去尝试或者体验的原因,看看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

如果说我们相信以太坊的未来会变得比较大,去中心化金融本身非常有价值的话,隐私交易服务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它是个加密通道。类似的基础设施在复杂的系统中都是很有价值的。

抢跑的话,如果分析一下整个链上的行为,只要稍微把价格价差拉大一点的交易都会被抢跑。我们现在从矿池角度选择的这个解决方案是不是最完美的,我不确定,但至少给交易者提供了一个选择的机会。

如果大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想避免被抢跑,他们还有个选择,这就比以前好,问题至少被解决了。我一直觉得怎么解决一个问题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03 关于隐私交易服务的细节

问:如果包含某笔隐私交易的区块成为了叔块或孤块,这笔交易是不是可能会暴露?

许昕:是的。这一点就需要用户自己去权衡,太极可以提供选项,但需要交易者自己去选。星火矿池的叔块率大概在3%左右,应该是全网最低的,也就是说打包100 个区块里面平均有3 个叔块,交易者有97%的成功率。

问:如果交易者选择了隐私交易,这笔交易被打包的速度是不是会比正常情况下慢?

许昕:应该说交易被打包的几率会变低,因为并不是每个区块都是由星火矿池打包的。不过太极这样的服务未来是为了抽象给所有区块链服务和所有节点运营商使用的。

问:什么叫「抽象给所有区块链服务使用」?

许昕:你可以把太极的服务理解为燃油添加剂,并不是只有特定型号的车可以使用,而是任意型号的车都能使用。

太极的服务被抽象的比较简单,它的所有功能都是为了让矿池更为高效,或者说让利润率变得更高,那么它完全可以服务于星火以外的其他矿池,同时也可以用在以太坊以外的其他链上,只不过我们先在以太坊上实验。

别的链的节点运营商可以用太极的服务,太极可以帮它们收集交易,可以给它们提供隐私交易这个功能。

问:这是否意味着以太坊上的其他矿池也可以通过太极网络提供隐私交易服务?

许昕:是的,但这里有一个博弈论的地方就是责任的问题。如果把隐私交易服务分给了其他矿池,那么当交易被抢跑时就很难分清是哪一方抢跑的。所以隐私交易服务由星火矿池自己做,如果交易被抢跑了那么由星火负责

问:交易者可以如何使用太极的隐私交易服务?

许昕:目前这些服务都是在太极网站(https://taichi.network)上公开的。

我们开了一个RPC 的端口,用户只需要把交易直接投到RPC 端口,矿池就可以看到这个交易了,不通过P2P 网络传输。只要这笔交易的交易费用是正常合适的,矿池就会打包这笔交易。

问:不会编程的钱包用户怎么使用隐私交易服务?

许昕:比较困难。目前大多数使用这项服务的用户,要么是专业的套利机构,要么是白帽、安全公司。

隐私交易服务是跟基础设施相关的,我们先实现这项技术服务,然后才会考虑如何将其优化并扩大使用范围。以后有可能对钱包的用户开放。

04 延伸:交易排序规则

问:你怎么看矿工可提取价值(MEV)?

许昕:做MEV 或者做交易排序规则的公开,其实是缓解高交易费的。因为这让规则变得清晰了,大家可以更加理智地竞争,知道自己大概是会在区块的哪个位置。

MEV 本身在做的事情,一部分是跟交易排序相关,另外一部分是说矿工是不是可以去分享一些所谓的套利的利润。MEV 的建立也是为了把整个规则变得更为清晰,大家是在通过不同的方式解决同一个问题。

能看到MEV 排序问题的人很多,有能力解决它的人太少。这里的解决主要指两方面,一方面是如何制定一套有效的排序规则或方案;另一方面是如何从技术层面去实现,这是个系统工程,中间有很多步需要协调或者说需要同步解决,在很多个细小问题同步解决以后,这个工程才能够完成。

问:有没有看到你觉得比较好的规则?

许昕:我们跟很多人交流过,目前还没有发现好的规则,主要的原因是大家对交易池的认知还是不够清晰。

交易池首先是动态的,比方我作为*一个矿池,想公平地排序所有交易,这是有一个前提的,就是我确实有这些交易在交易*池里。这是很大的一个前置,但很多人不管这个前置。

这就是星火矿池研发太极网络的一个核心出发点:我们希望在一个公平的前提下对交易进行排序,不管用什么排序规则,都需要保证所有交易在同一起跑线上起跑。

我认为所有MEV 的实现都需要建立在这一前提下,否则即使建立了新的排序规则,但是所有交易的起点不同,那么这些规则也是没有价值的。

我们之前跟Multicoin Capital 的管理合伙人Tushar Jain 也讨论过一些解决方案,在我看来,首先应该实现让交易更快传输的基本愿景,然后在此基础上再去规划如何实现部分交易的排序。

问:让交易更快传输的重要性是什么?

许昕:打个比方,如果两地间的交易传输时间为2 秒到3 秒,这2 到3 秒的时间在比特币出块过程中是可以忽略的,因为比特币平均10 分钟出一个区块;但是在以太坊上,平均15 秒出一个区块,3 秒钟就占整个出块过程的20%。如果以后以太坊1.5 秒出一个区块,那么3 秒钟就是出两个区块的时间。

因此如果交易传输过慢的问题没有被解决,那么传输较慢的交易还没有到起跑线就已经输了,也就完全没有比较gas 费高低的必要了。

把区块链抽象一下,就是区块和交易,这两者的传输目前都受到了互联网的物理的限制,而太极要解决的就是传输的问题。我们相信如果将来区块链这一产业发展到一定体量,应该会有专有的网络来为区块链服务。

问:什么叫「专有的网络」?

许昕:打个比方,未来可以从美国拉个海底电缆直接到中国,只用于传输区块链交易的信息。

现在这样做不值得,因为目前链上交易信息的价值没有这么高;但是如果以后有价值更高的信息放在链上,那么用于传输区块链交易信息的专属电缆就有可能实现。这和在证券交易中,对冲基金让自己的办公室尽量靠近纽交所的道理是一样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个人的观点是区块链行业只会向更专业、更公平、更透明的方向发展。

本文参与区块链开发网写作激励计划 ,好文好收益,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

  • 发表于 2020-12-07 10:43
  • 阅读 ( 1315 )
  • 学分 ( 2 )
  • 分类:以太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区块链技术的头像-区块链开发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